無聊齋日誌

寧鳴而死 不默而生

想起難捨

十一月 24th, 2009

「請唱聖詩第七十八首,想起難捨!」

經常參加聖餐聚會的弟兄姊妹,對這句蒼勁有力的話鐵定不陌生。司琴同工之間也半開玩笑地流傳:一定要會彈(聖餐詩歌本)第七十八首,才能擔任聖餐司琴。

而唱完《想起難捨》之後的分享禱告,更是讓人深深地感動。話語緩慢,沒有高深的神學理論或教導,但是每個字卻都道出了懇切愛主之心,情辭激切之時甚至聲淚俱下,弟兄姊妹無不動容。

這些都是韓佩璋伯伯留給全教會弟兄姊妹的深刻回憶。

我在1998年來到海沃教會不久,就認得了韓伯伯。之所以說是「認得」而不說「認識」是因為我跟韓伯伯的交通機會並不多,但是韓伯伯像是國畫中壽星公般的慈眉善目,待人客氣又親切,且自己開車來聚會等種種,在在令我印象深刻;而韓伯伯對於我們晚輩也十分鼓勵,只要有機會,他都會對我們的微小服事好比說領詩表達感謝,給予我們莫大的鼓勵。

後來有機會在成人主日學與韓伯伯伉儷成為同班同學,使我看到真正謙卑愛主的基督徒典範。韓伯伯與韓伯母信主數十載,不要說是班上同學,就連主日學老師也都可算是他們的後輩,但是他們都盡可能地準時甚至提早到課(那時韓伯伯已經無法駕車要靠弟兄姊妹接送,因此時間上比較無法自行掌握),上課認真學習,對老師畢恭畢敬,對聖經真理的追求更是執著。

韓伯伯心臟不好,幾次進出醫院施行手術;但是他只要身體許可,一定會到教會敬拜神、學習神的話語,並且在聖餐主日誠摯地將內心的感謝讚美獻給神。

韓伯伯於十一月十三日因心臟病突發緊急送醫急救,延至十六日安息主懷,享年八十九歲。韓伯伯的次子澄亞弟兄於十九日晚上交給我韓伯伯的一些照片檔案,並與我商量廿一日追思禮拜的投影片製作細節,那時我才有機會更進一步地從過往影像中看到了韓伯伯的精彩人生;而也因此對韓伯伯更覺親近。

「巴不得今日就被提,與主同在一起… 」這幾天《想起難捨》的歌聲繚繞耳際,也讓我想到韓伯伯喜歡這首詩歌,是否正是因為健康不佳,渴望早日與主同在,但卻又對韓伯母、對親友、對教會依依不捨。想到此處,韓伯伯蹣跚地走在大堂的身影、扶著拐棍起立唱詩的畫面,又浮現在眼前…

韓伯伯安息主懷,我們想起難捨。但是必有一天,我們會在天家相會,口唱心和一起讚美神。

Han.jpg

2,122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