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歌聲」導演見面會

昨天(3/14)傍晚,我見了中國大陸熱門歌唱選秀節目「中國新歌聲」的導演組!

「中國新歌聲」是中國大陸最熱門的歌唱選秀節目之一,前身是家喻戶曉的「中國好聲音」。這個節目每年暑假播出,由四位知名歌手擔任導師組成戰隊,雀屏中選的素人歌手可以選擇加入一位導師的戰隊,然後透過各樣的比賽設法晉級爭取總冠軍。

原本我只聽說過「中國好聲音」,但沒特別關注改版後的「中國新歌聲」。前陣子,我在製作廣播節目時,在選播目前紅遍華人合唱藝術界的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作品時,聽到了一首以文學家木心的詩作譜曲的「從前慢」,旋律優美意境更是動人;而我在進一步搜尋相關視頻時,看到了2017年「中國新歌聲」第一集選秀中,19歲參賽者葉炫清的演唱。當時我就對她的演出極其驚豔(後來也得知她是當季節目人氣最高的歌手),從而開始上網收看這一整季的選秀節目。

由於自己跟老婆都唱合唱,我們一向喜歡看選秀節目;而「新歌聲」的賽制跟其他選秀節目可謂大異其趣,四位導師也各擅勝場,因此吸引我們收看。喜歡唱歌的我,自然也不時在跟太座聊天時提到:假如有機會站上這樣的舞台,跟這些名師與樂團合作該有多好;而我也上網搜尋了一下,這個節目不但在中國大陸多地舉辦海選(幾個月前也曾在台灣大學校園辦,但卻因為抗議活動而取消),也會在海外舉辦選秀活動;而且就在三月初會在洛杉磯辦2018年的海選。根據網上的報導,去年全中國報名選秀的人據說上百萬,看來喜愛唱歌的人還真不少,能夠登上舞台並且播出的,真正是鳳毛麟角。

這個禮拜二(3/13)早上,我在刷手機時無意在朋友的微信群中,看到了一個消息,是週一晚上本地一家娛樂公司發的:

中國新歌聲導演見面會公告
這裡面提到:中國新歌聲節目派了導演組前來舊金山灣區舉辦見面會。一般海選是在各地委託不同的娛樂傳播公司舉辦,聘請當地的評審,而且要經過多輪比賽淘汰之後,最終優勝的一名歌手才能被推薦前往浙江衛視,安排進一步的篩選;而灣區的見面會則是由浙江衛視等主辦單位方面直接派導演組*來聽報名者唱歌,被導演組相中的人,將可直接列入節目的歌手名單當中!

這個消息實在太令我振奮了,我隨即就給貼文的娛樂公司發了微信。倒不(全然)是 肖想(妄想、發夢)可以當歌手,而是若有機會直接採訪到,這個全球華人矚目的節目導演組,一窺節目堂奧的話,將是絕佳的節目題材;此外我也很好奇,為什麼獨厚舊金山灣區的歌者,不需要像洛杉磯等地的華人歌唱愛好者一樣,參加重重海選比賽呢?而這麼好康的見面會消息,居然在舉辦前一天才發布,而且還是透過微信,一般傳媒都不見報導?…

我很快地就和這家娛樂公司取得聯繫,對方也很積極地設法安排採訪。除了約訪之外,我也按規定上網報了名,想體會一下參加選秀的感覺是什麼。網上報名表除了一般的個人資料以外,也要求參賽者準備三首歌曲(要註明歌名和原唱,而且要不同類型)。這對於一般人根本不是問題,但卻令我很頭大。原因是第一,我平常其實很少有機會唱卡拉OK,就算去唱,也都是跟著別人瞎唱(坦白講,大部分流行歌曲的結構都很簡單,通常聽人唱過一遍,第二次重複的時候多半都可以跟了),因此雖然我會唱的歌其實應該不少,但若要問我還真的舉不出幾首來,更別說詳細地記得歌詞跟準確的旋律與節拍等細節了;第二也是最重要的,我是男中低音,但流行歌普遍崇尚飆高音,也就是說男歌星十之八九都是唱高音的,若要認真唱的話我音域不合;女生的歌我比較可以唱,但唱起來味道就差了些。這些問題對於一般親友K歌,甚至在地方社團活動演出都不算問題,然而若是在這種等級節目選秀的話,大概就是致命因素了。

所以呢,我就上YouTube去找了幾首自己有印象的歌寫上去,然後找時間自己跟著視頻練練,就打算去面見導演們了。另一方面,活動負責人Wendy告訴我,節目主辦方對於接受採訪的規定很嚴格,要求先把題目送去審批,因此我就趕緊隨手列了一些不痛不癢的題目傳過去,希望能夠趕快敲定。Wendy也很熱心地幫我聯繫,微信往返無數回。

我根據地緣關係和自己的時間,選擇參加/採訪第二場見面會,並且希望在公告的開始時間(周三下午三點半)之前先做訪問,然後唱一唱就走人;但週二晚上聯絡人發簡訊問我能否在晚上六點到現場,原因是報名的人可能都要上班上學,比較早的時段都沒人選,他們也不想讓導演組空等。隨後我又跟Wendy協調,她說最快也要四點後才可能開始,暫時跟我約五點半好了。

昨天下午我在結束了手邊的工作之後,提前到了舉辦見面會的KTV所在商場,在星巴克喝咖啡順便等候加聽歌(戴著耳機聽自己選的歌曲)。由於對自己先前選的歌沒太多自信,而且又怕萬一真要我唱不同快慢的歌怎麼辦,因此又臨時湊了幾首,充當自己的應戰曲庫。

導演組是從舊金山下南灣,碰上通勤時間塞車,到達時已經六點多了。Wendy比他們早些抵達,我也趁機跟她當面聊了一會兒。她說,各地的海選都是委託不同的當地公司主辦,她們去年也曾辦過舊金山海選,宣傳與選拔對象主要是本地的大學院校;今年有機會找到節目製作單位,從而邀請導演組直接過來當面挑人,也比較節省時間。

當時我看了一下名單,報名的約莫十個人上下,(當然)以年輕人居多;而從Wendy跟他們的互動來看,有幾位應該已經是本地歌唱比賽的常客,或許也是應邀前來的吧。其實這類選秀節目雖然會公開徵選,但承辦單位私下找有潛力的人參賽也是人情之常;而這也可以解釋:何以幾大選秀節目中經常可以出現熟面孔。

我跟Wendy開玩笑說:應該沒有像我這把年紀的參賽者吧?她說還是有啦;話聲剛落,就有一位看似參賽大學生家長(或者更大)年齡的大姊走過來跟我打招呼:你是不是章志彬啊?我上次參加XX教育基金會的餐會時有看見你,我也很喜歡看你的節目!你今天來採訪嗎?…

其實身為廣播電視主持人,碰到有熱心觀眾或聽眾都會覺得挺高興的;但我原本就不擅交際,會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加上原本就是個「臉盲」,老記不住別人的姓名,因此就更怕碰上這種場面了。當她得知我除了採訪也要試唱之後就更開心了,說一定要聽我唱歌不可… (其實這位大姊的歌喉才真的一流呢。她唱的是民樂KTV沒有,因此自備了藍芽喇叭播放音樂,完全是有備而來的)與此同時,幾位提早到的參賽者紛紛表示希望有地方練歌,於是KTV老闆就開了個小包廂讓他們去練習,至於我既然志不在入選(其實也是有自知之明啦),就留在大廳跟Wendy聊天。

期間她提到製作單位對於我列出的,不痛不癢的問題興趣不大,我則告訴她:通常若要送審,我都會列比較安全的制式問題,主辦單位比較會接受,而在實際訪談當中則多半不會照著問;但在另一方面,我自己也的確不喜歡去問一些比較尖銳甚至八卦的問題,因為這些問題網上都找得到,而我們海外華人媒體本來也比較少有機會訪問到來自中港台等地的嘉賓,更不想在已經很少的機會中,給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她說依據她的經驗,正式採訪申請審查很囉唆,導演組也會有顧慮;但如果是閒聊的話應該沒問題,建議我也許就先跟他們聊聊,然後順口問他們能否錄個音,順水推舟事成機率會高些,對方也不會為難。此外她也提到她這兩天都忙著找本地的錄音室,為的是讓雀屏中選的人可以馬上錄音送回國內給製作單位參考。

導演組抵達後,Wendy與KTV老闆將他們帶進大包廂,隨後Wendy出來帶我進去,向導演們介紹我。導演組一共三位成員,兩個女生一個男生,看來都不超過三十歲,但聽說都非常有經驗;Wendy先前就跟他們提過我想採訪的事情,我也跟他們說想要用聊天方式進行,但若有顧慮的話我絕不勉強,以他們工作為重。三個年輕導演也都挺客氣,決定先開始試唱,稍後安排訪談的事。

早在導演組抵達之前,Wendy已經找機會逐一告訴參賽者:導演組不會給任何提示,聽完後也不會給任何建議,這是他們的工作風格,請大家不要介意或者覺得受傷;而我也利用這個難得的「媒體特權」問幾位導演:假如唱的時候為了展現個人特色而變換唱腔是否可以接受(原因就是前面提到的我的音域問題),帶頭的女導演說沒有關係,她們並不要求要學原唱的唱腔,只要能表現個人特色就可以了。

開始之後,參賽者們按照自由順序(想先唱或需要先走的先,反正人不多自己協調)逐一進大包房,其他人則在門外等候。進去之前每個人都要填一份書面報名表,進場時交給帶頭的導演。這個紙本的報名表正面跟網上報名表基本上一樣,反面一整面則是個大表格,要參賽者列出最能表達自己演唱風格與特色的曲目與原唱者,少說也有十幾二十欄。先前寫三首都想破頭的我,當然就全部留白囉。

在試唱進行的大部分時間,我還是在大廳跟Wendy與老闆交談,到比較後面才去包廂門口。我聽到的幾位參賽者,包括前面那位大姊在內個個都是好手,但有的人可以唱兩首,有的人一首還沒唱完就被切歌了;從門上的玻璃看進去,三位導演都貌似不經心的滑手機,沒有做筆記做記錄評分甚麼的,我想當然有可能他們是記在手機裡,但也很可能像Wendy說的,他們真的很有經驗,聽一聽就可以挑出有潛力,或者說符合他們節目要求的人。

我去的時候,門外等候的人原本就只有兩三個;沒過太久,裏頭一位參賽者唱完開門後,就沒有人要進去了;於是我就進去交上報名表,並且報上歌名;坐在點歌機旁邊的男導演就點了歌,然後我就開唱了。我唱的是周杰倫和費玉清的「千里之外」,一來我的音色蠻適合中國風的歌,再者這首歌本來就是兩個人唱,我可以趁機用真聲、假聲高音和低音等唱腔,加上中間還有一小段rap,徹底給他玩個夠。由於先前沒有好好暖聲加上緊張,唱得可謂破綻百出,但反正原本就不抱希望,加上事先也已經跟導演組說過了,因此也就沒想太多;而他們也很給面子地讓我唱完整首歌。

我唱完出到大廳跟Wendy說裡面應該結束了,她就說她進去看看,然後就來準備聊天採訪;而她進到包廂一陣子之後出來告訴我說很抱歉,導演組在試唱期間跟電視台聯繫過,電視台不但不准他們三個受訪,就連協辦單位,也就是Wendy和KTV老闆也都不行。她和三位導演都對於我等了許久卻不能採訪感到很不好意思,而我則一再說沒有關係,我可以理解很多公司都有類似規定,並且感謝導演們耐心聽完我唱完整首歌…。當然啦,花了一下午沒能按照計畫採訪是有點可惜,但被嘉賓放鴿子在我主持與採訪生涯倒也不是第一次,我也可以想到以中國大陸的管理風格,她們若不小心說了什麼不該說的東西,很可能會被處分(聽Wendy說去年就發生過),所以倒也沒有真的很失望。不過可惜的是,我原本打算問她們選秀的標準和重點為何,以及歌手的才華與市場前景何者為重等問題,就沒有機會得到答案了。

然而還是讓我很開心的是:我參加了此生第一次,大概也是最後一次的大型流行歌曲競賽節目選秀,這經驗真的很特別呢!

 

*在台灣或美國,電視節目工作人員的職稱多半是按照實際工作,例如攝影師、現場指導等等,而錄製流程的總指導有些稱導演有些是製作人,主導現場播出流程的則是導播;中國大陸的習慣則不太一樣,總製作策畫的稱總導演,底下有攝像導演、跟拍導演等等,總其成稱為導演組。這次來的導演組應該是負責選拔方面的,職等雖沒有到總導演層級,但據說權力也不小。

(81)

4 Comments

  1. 哇… 這個經驗真的好特別!雖然沒有採訪到,可是能唱把歌唱完,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哦~ 讚讚讚👍🏼

    下次回來,我也要聽「千里之外」😁😁😁

    • 哈哈哪可能啊?您太抬舉我了!那裡高手如雲呢,而且多半是年輕人。他們先前打廣告都針對校園而不上一般媒體,就知道製作單位希望有國外的年輕人炒熱氣氛,中老年人不需要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